而小丫爸爸笑着说:一家子早就习惯了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而小丫爸爸笑着说:一家子早就习惯了
* 来源 :http://www.jzkd.org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06-20 18:41

“爸爸妈妈,你们要去哪里呀?”每当儿子问的时候,陈文兵总是有点心虚。

是的,这个除夕,家里人都来陪她,蔡汉峰的母亲、老伴、儿子和妹妹的一家都赶到株洲陪哥哥过年,同事们也都赶来陪老蔡过年。老蔡很开心:像这样一家人聚在一起过年,上一次还是十多年前,感觉还真有点不适应了。老伴说:“听说同事们要来看他,老蔡坚持把警服穿在了身上,本来他还坚持要穿上警用衬衫,打上领带,因为要做血透在颈部插了管子是在是不方便才作罢,他说这样觉得自己还在岗位上,踏实。”

除夕晚上,陈晓红还是不在所里,她在沿河社区五保户周奶奶的家中,给老奶奶带来了过年用的一桶油、一袋米和一些点心,帮她检查水电煤气,又贴上了春联。接到女儿小丫的电话后,她马上回到所里,拉着小丫到周奶奶家拜年。临走的时候,周奶奶塞给小丫一个橘子和一包糖果,小丫高高兴兴地拿回了派出所,一家三口在派出所吃了顿简单的年夜饭,过了个难忘的除夕夜。

“去年儿子就说我这个老爸不称职,连年货都没有买,看来今年又得过光头年了!”望着空空如也的食品柜,陈文兵苦笑着说,“不过我琢磨着干脆搞个反扒之家,省得儿子老是问爸爸去哪儿了”。[page]

其实,全市像他们这样在春节期间坚守岗位的公安民警还有很多,当千家万户团团圆圆吃完年夜饭,围坐在电视机旁欣赏着春节晚会,享受着天伦之乐时,他们却在为这一切而甘心付出着。让我们在合家团聚、举起酒杯互相祝福时,也别忘了向他们说一声:你们辛苦了!

今天是陈晓红春节值的第一个晚班,大年三十晚上八点,父女俩高高兴兴到了建设派出所,但是陈晓红并不在所里。“晃点”这事儿陈晓红可不是头一次,年前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、公安厅厅长孙建国视察陈晓红所在的沿河社区时,她就在带着巡防队员社区巡逻、走访,和孙书记撞了个正着。当看到社区的情况,听说社区连续几个月没有一起案子时,孙书记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爸爸,你要去哪里呀?”小丫问爸爸,爸爸说:“今天晚上妈妈值班,我们去看看她,一起吃年夜饭,给她一个惊喜,好吗?”。爸爸和小丫带着三个保温瓶出了门,保温瓶里是热腾腾的年夜饭。

老婆从事公安工作也已经十多年,经常与犯罪分子打交道,听得陈文兵这样说,她二话不说,褪去精致的妆容,换掉漂亮的衣裳,跟随陈文兵在商场、闹市和公交沿线抓贼。这些年,两口子抓的贼已经快赶得上两个派出所一年的战果了。妻子说:“这是我想要的生活,虽然累,但很刺激很有成就感,那些花裙子,就压箱底好了。”

陈文兵自嘲说,干了十多年反扒民警,株洲城区大大小小的蠹贼早已熟悉了他这张脸,他也一眼就能看出哪些人是扒手。按说他的反扒之路算是到头了,但他不仅没有改弦更张,反而将娇小的妻子也“拖下了水”,开起了夫妻反扒档。

“结婚以来,我每天忙于工作,很少顾及家庭和老婆,她总唠叨要陪她逛逛街,我干脆与她商量,我们一起上街反扒,老婆觉得有道理,既支持了我的工作又逛了街。”芦淞区服装大市场是治安最负责的路段,过年期间人流拥挤,扒手也多了起来。“贼也要过年,让这些贼过舒坦了,大伙儿可就难过了”。

“争取明年除夕回家过吧”, 陈晓红满怀歉疚。而小丫爸爸笑着说:“一家子早就习惯了,岳父是牺牲的公安英烈,我曾经也是一名警察,我理解她,也支持她”。小丫也严肃地点点头:“咱家可是警察之家,我长大了也要当警察!”[next]

“爸爸,你要去哪里呀?”小蔡每年春节都会问父亲,但老蔡却总是说:“单位上有点事,我晚一点就回来”,蔡汉峰,1989年参加公安工作,尽管他今年56岁,但仍和比自己儿子年龄还小的民警一起值通宵班。老蔡从事保密工作10年来,老伴曾多次劝他要注意身体,但老蔡总说:“没办法,我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。再好好干几年,儿子成家了,压力就小多了。但是今年中秋,老蔡因突发脑溢血倒在了工作岗位上…………

谈起父亲,小蔡无奈地说:“从我懂事后,爸爸就很少和我一起吃顿饭,他经常凌晨两三点回家,第二天很早就上班去了。至少有5年的除夕,家人没在一起吃顿团圆饭了,所以过年,我也不愿意回来了。对于老蔡来说,每一个春节都是一次考试,他总是要做一次全局的保密检查,将相关文件整理归档,到重点单位一一走访,几十年来始终如一,虽然小蔡读书毕业在省城找了工作,他每年依然也是会问,“爸爸,你要去哪里呀?”小蔡说:“我越来越不了解他了,不说话,交流少,他总是在工作,一把年纪了,也需要歇一歇啊。”这次,老蔡说:“今年除夕,我哪里都不去”。

谈到自己,蔡汉峰说,“我是一个隐蔽口的民警,只能做不能说,工作的时候连警服都不能穿,甚至家人都不知道我每年过年时在忙些什么,到现在,我依然不会说,但我想说,我是一个人民警察,我热爱公安事业,如果党和人民需要,如果能够不退休,我想干一辈子。”

“我俩反扒的事曝光后,战果越来越少了”,陈文斌有些无奈地说,“马上就要过年了,我俩在外面多晃晃,吓唬吓唬这些贼,也好让大家都平平安安过年。”大年三十,陈文兵两口子依然在中心广场附近的几个商场走了几趟,结果还是发现碰上了三个“老面孔”,虽然没有抓到现行,但陈文兵还是通过盘问,让这三个“老面孔”乖乖出了“货”————两把镊子,一个女士钱包和一个手机。

下一篇:没有了